专访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迟改革”:改革可不能迟!

迟福林在中改院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专访。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门口“中国改革智库”六个大字非常醒目。迟福林在中改院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专访。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门口“中国改革智库”六个大字非常醒目。

      

1988年海南从一个遥远的南疆边陲岛屿变成充分希望和梦想的淘金之地。

      在这片广阔的改革开放试验田里一代改革人将自己的青春热血投注其中。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就是其中一员。从37岁到67岁他把人生最好的年华留在了海南亲眼见证了海南30年的改革与发展外界也因此给了他一个称号叫“迟改革”。迟福林却笑着说:“改革可不能迟!”1988年 海南建省建特区“那是一个充分激情的年代”10月底的海口椰风阵阵天气湿热一场以“改革开放的中国与世界”为主题的论坛正在这里如火如荼地举行。

      “改革开放40年的实践证明改革开放这场中国的第二次革命不仅深刻转折了中国也深刻影响了世界。”迟福林在论坛开幕式上发言说道。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海南建省办特区30年而这正是迟福林与海南、与改革故事的缘起。

      1987年下半年海南建省进入筹备阶段。

      这年10月份海南建省筹备组组长许士杰在北京找到迟福林希望他能到海南。“我事业上有一个很主要的理想海南岛是一张白纸一切从头最先刚刚建设应该是中国改革最好的一块试验田可以在这个白纸上写出一些好的文章来。所以我希望自己在北京做的一些改革研究能在海南这片土地上能画出一幅好画来。这股周密一直在激励着我。”怀揣这份理想迟福林很快活地制定了许士杰的要求。

      1987年12月迟福林从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转调海南在北京一天就办好了手续。

      在迟福林的印象中海南岛应该充分热带风情风光旖旎。但是当他下了飞机眼前的景象却与想象落差很大。“当时的机场就在市中心一下飞机呈现在眼前的尽是破烂不堪的街道、稠浊的交通秩序。机场很小出机场的路也很窄招待所条件也很差第一个晚上被安排在一个13人同住的大房间。我拎了一桶水随便擦擦身子。很多人在打牌聊天整个晚上我睡了不到一个小时。

      ”迟福林回忆当时办公环境也很艰苦“包括我在内的海南省体改办二三十个同事全部挤在一个不到30平方米的大房间35℃以上的大热天别国空调但大家却毫无怨言。同事们工作劲头十足经常加班加点到深夜热得都光着膀子汗水浸湿了草稿纸。”30年前的海南经济相对落后人均分配水平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83